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出道贺文】如果你也听说


一个不算传统意义上小甜饼系列。

00
你可曾听闻过深海里的鲸。

那带着些嘶哑的、无助的、渴求的52赫兹的悲鸣。

好在等来一个他,以同样,52赫兹的共鸣,拥吻你。

从心底里开出隐秘灿烂的花。

你会喜欢我吗?你要喜欢我呐。

01
—坤坤你一定要C位出道啊!
—蔡徐坤你没有公司,负债累累,凭什么让你C位出道?

是频频出现幻听的夜里。

蔡徐坤最近几乎陷入了每晚睡不着的焦虑,越是逼进出道公布时,越显焦虑。甚至每晚两三点不睡爬起来喝水上厕所,或是悄悄爬到隔壁朱正廷住的宿舍,趁他还在看恐怖片的时候挠他痒痒肉,等他预备惊呼时用嘴堵住他唇,然后两人相视一笑闹作一团,看个恐怖片都能看出些旖旎心思。

是每晚抱紧他,嗅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才能酣梦安心。

但这夜,他抱着朱正廷,却奇迹般的失眠了。那是距离即将公布结果的第二天。

“你怎么还不睡?我都睡了个回笼觉了。”朱正廷嘟囔着侧过身,伸手摸了摸蔡徐坤额头“唔,退烧了啊,好了我们坤坤宝贝快睡啦。”

这个...傻子。蔡徐坤感觉自己眼眶微湿,却轻瞥过头,故作不耐的握住朱正廷扶上的手“行了没烧你快点睡吧!”眉梢却是掩不住的暖意。

大抵那次在练习生练舞时却突然高烧昏倒真的把朱正廷吓着了,也不知一向瘦弱的他突然哪儿来的力气,一人扛起蔡徐坤就医务室奔,继而像个跟屁虫似得,盯蔡徐坤盯了整整三天,确认再无大碍才给他停了药,也算同居的开始。

蔡徐坤不喜欢吃药,毕竟一个从小就在药罐子里长大的,看着壮实,实则体虚。故而当他舍友,看到他这般乖乖听话吃药时,都吓了一大跳,果然只有朱正廷,才能制住蔡徐坤。他只对他特殊,这是他想公之于众的事情。

他在追忆往昔,未曾注意手上的力道,不小心摩挲重了指尖,惹得身旁那人嘟囔出声,慌忙轻抚似的拍了拍他手背,直到听到他呼吸重新愈渐平稳,才重新握回手心。

蔡徐坤眼睛盯着脸上方的天花板,头顶天花白板就着窗外照射的月光映出惨白光点。良久,他似悠悠叹口气,对着虚无空气轻声问“朱正廷,我们会走很久吗?”

本是没抱希望能得到回应,却不想身边那人忽然屏住呼吸,继而反手用力回握“你整天不睡就是再想这些?想什么呢,我们当然可以一直在一起啊,我们要一起出道,一起站在顶端,一起看遍世间风景。待稍老了,你唱不动我跳不动了,就领养一个孩子,我教他习诗你教他写字,携手拥吻日落,直至白头。你说好不好?”他看着他,眼里满满期许童真。

“好,我们会有很长的以后。”

——————————未完待续——————————
先跟大家说声抱歉!因为之前一直在忙站子投票,以至于大部分文坑都没填完。评论私信!等我明天开始回!十分对不起大家最近一直没看!
所有的坑都会从明天开始填,坚持两天更一篇吧,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啦!

评论(9)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