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关于鞋垫(特别注意番外篇)

前文戳tag:(一) (二) (三)

 

【又名:不想当攻的受不是好受。】


某日,九人出道小组的队长某坤忽然发现自家副队正正有了小秘密。


比如,某副队故意支开自家队长自己偷摸去领快递;比如,明明最不爱喝牛奶的人,居然在每天晚上给自己热起了牛奶?【某队OS:所以!晚上睡前亲起来口感才那么差啊!这是哪家生产的牛奶!差评!!!】再比如……他开始义正言辞的拒绝自家队长没羞没躁的求欢。


队长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偷摸取快递可以理解,毕竟谁还没有个小秘密呢不是;喝起了牛奶也可以接受,毕竟突然换了口味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是!怎么能拒绝晚上一起睡的请求呢,盖着棉被纯聊天他现在都不许了!!!“我家正正对我没有爱欲了!”每思及此,小队长都颇有些心绞痛的感觉。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壮人胆的夜晚,小队长决定一探究竟。


很幸运,他刚推开门,就看到自家宝宝一直瞒着他偷摸做的事情……


“正正!你居然!瞒着我穿增高鞋垫!”蔡徐坤看着朱正廷左手拿着鞋,右手拿了个近4cm的增高鞋垫往鞋里塞,颇有些不可置信。


他就说为什么以前上节目的时候明明至多只差半个头,结果才过了一个多月,有时候跟他讲话时甚至要仰头才可直视。正正他……为什么这么想长高?蔡徐坤深沉看了朱正廷一眼,心绪颇为复杂。


身为一个攻,身高一直是他心坎里潜在的痛,毕竟连接吻都要微微踮脚的,毫无自己主动权的感觉着实太tm不爽啦。结果这罪魁祸首丝毫没自觉性,还想长更高,思及此,蔡徐坤颇觉有些生无可恋……


“我要当攻!”从蔡徐坤进来之后就一直沉默的朱正廷,此时突然大声来了一句,反倒吓了蔡徐坤一跳。


“啥?”正正想在上面?唔……这个姿势,好像也没事么不可以呀。


“我要当攻。”久久得不到回应,朱正廷声音明显低落了下去。“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可是!我明明比你更高啊!”朱正廷声音里满满委屈。


“他们说高的人才应该是攻嘛,我,我又没经验,第一次就被你糊里糊涂的诱拐了,你还,你还骗我是因为你射的久所以你是攻……”他顿了顿,接着愈发说“我也不知道被上的那个是受啊,我也,是个男人啊。”


我家正正怎么能这么可爱!!!小队长强忍想上前去蹂躏他的冲动,故作严肃的说:“不是啊,谁跟你说的,明明,是谁长谁当攻的啊,我们当时,不都还测了的吗?正正比我少了0.5cm,记得吗,嗯?”他故意用他最无法抗拒的气声说到。


他,他当然记得!


那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实质关系的时候。当时小狐狸坤就怕会被正正反受为攻,他又怕他太疼正正,正正提的要求哪儿舍得拒绝,当下在还未“进入”时,就先

“深入”了一番。


他说:“正正,我们比比谁长吧,谁赢谁当攻。”


朱正廷多纯情一个人啊,以为比身高,当下就欢欢喜喜的从沙发上起来,走到蔡徐坤面前。


不想蔡徐坤压根没站起来的意思,他伸手,将朱正廷更拉进了些,直到他的脸几欲贴到他小腹上了,方才罢手。“啪嗒”一声,朱正廷皮带开了。


后来的事情几乎让他疯魔,他看着蔡徐坤渐渐下移,火热的视线直直注视着他腿间的肿胀,继而,吹了口气。朱正廷只觉身下那物渐有抬头的趋势,接着就听到他说“正正,我们比比小正正和小坤坤硬起来的时候谁长,好不好。”


朱正廷被回忆激的面红耳赤,紧接着,就看到蔡徐坤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每次当他盘算什么坏点子的时候都是这个表情!!!朱正廷心中紧铃大作,欲开溜,却被小狐狸接下来的动作圈的离不开步子。


“当时说好的公平竞争呢,正正难道想反悔?”小队长一脸的凛然正气,只是手上的动作着实不老实。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朱正廷腹肌,小拇指还状似无意的划过他双腿间的炙热“嗯…还是说,正正的小正正,也想和坤坤的小坤坤再比一次?”


所以实质上这是一个扮猪吃狐反被狐“吃”的圆满故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S:下章上肉,喜欢请不要吝啬泥萌的小心心啦~爱你们哟。

 

评论(22)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