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特别注意(三)

前文戳tag:(一)  (二)

【小甜饼 告白期】

【喜欢请留下你的小心心~么么揪】

 

——喜欢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是占有欲。

 

“我说,我正在你宿舍门口,来不来给我开门。”说完,似又觉得语气太生硬,赶忙换了种问法:“给我留门,嗯?”尾音上翘的撩人。

朱正廷倒是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不是他不给面子,只是蔡徐坤这声“嗯?”到着实像小孩儿偷穿了大人衣服,不合年龄却强撩的手段。

但他什么也没说,他只答“好。”不问缘由,不问目的,你想去哪儿我就去,你要干嘛我都陪你,是全然的信任与依赖。

舍不得挂电话,两个人都舍不得,哪怕听着对方的互相声,都有全然的安全感。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走到一半却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身子一僵。

他捏着手机,略带局促的,压低声音问到:“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不会再有其他人吧,你要是也约了其他人……”我就不去了!怎么可以,拿别人跟我相提并论,越想越委屈,朱正廷甚至萌生了回床的冲动。

听到朱正廷问话,电话那端的蔡徐坤先是一愣,继而一阵爆笑。

“你干嘛呀!?”朱正廷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羞意。“你还在走廊呢,笑的小声一点啊。”像偷情似得胆战心惊,却不胜欢喜。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正正你好可爱啊!嗯……也很坦率。”那端的声音顿了一会儿,忽而又轻快的说:“不过正正啊,外面凉,记得多穿几件再出来啊,别因为太想见我连衣服都不穿啦。”话倒是端的理直气壮的苦口婆心,可语气却是满满打趣。

门朝内打开了,房间很暗,走廊很亮,本该是因逆光而看不清的容颜,在蔡徐坤眼里却这般清晰,你看,他多喜欢你,是连人体瞳孔自我调节的生理,都能抗衡的定律。

“正正……”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两字,却硬生生被他念出了几分百转千回的味道。

“别说了!”冲出房门的少年尽是羞恼,作势便要上去捂住他的嘴。“别这样叫我”别给我可望不可及的念想。

蔡徐坤一愣,倒是没想到他会直接伸手,不过倒也极其配合的凑了上去,甚至唇珠,还极其依赖的在他略显干燥的手心蹭了蹭。

“正正,你是不是不开心。”声音温柔的近似情人间的呢喃。

“这样,我给你讲个秘密吧,我们刚来的那天,节目组不是要我们开箱检查嘛,我故意说忘了密码,其实,是因为我偷偷藏了几包糖呢,哈哈他们都没发现呢?”蔡徐坤故意笑的夸张,带着几分沾沾自喜的得意洋洋。

“然后呢?”朱正廷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可是那几包糖都被我吃完了,不然今天还能留下一些哄正正你开心呢。”蔡徐坤垂下头,似有些懊恼。

“没事儿。”他知晓蔡徐坤有些低血糖,平时练舞练的时间过长都会支持不住有眩晕感,他之前也因为他找节目组要过几次糖,所以没了并不奇怪。可他现在想的完全不是这个,而是……

“蒋蒋蒋蒋”一阵喧嚣打断了朱正廷的沉思“正正,糖没了,我送你巧克力好不好?不许拒绝哟,这可是我压箱底的存货啦!”蔡徐坤耸耸鼻子,果然……还是不太适合卖萌啊,不像我家正正,一笑起来就可爱死了!

朱正廷怔然。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破土而出,无法抓住也无从逃离,他想面对。

“蔡徐坤!”

请你,告诉我。

“你为什么要关心我开不开心?”

告诉我是不是我所想。

“为什么要半夜不睡来找我?”

是我自作多情

“为什么连私藏的巧克力都要给我?”

还是两情相惜。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我想知道一个答案。

为什么呀,蔡徐坤想到了每个难以启齿却令人无比燥热的夜,兀自笑笑“大抵,在我有冲动的那刻起,你就是我所有性妄想。”

“只是这样?”朱正廷低头垂眸,不想让对面的人看到自己脸上的失落,只是,欲望发泄的对象吗?

“有爱才有欲啊,爱你,才想上你的,傻瓜正正。”看对面的人都快哭出来了,蔡徐坤总算是收起了惯有想捉弄他的恶趣味,“我爱你,想上你,你想不想让我爱上,嗯?正正?”

遇见你的那刻起,傻瓜竟变成世上最美的词语。

                                      【未完待续】

PS:啦啦啦,还有两张就要和大嘎saygoodbye了,想想还真有点舍不得(ฅ>ω<*ฅ)

   今晚过会儿还会有个番外与大家见面,唔,预计番外会写个大概三个左右的样子,不过目前只有一个是有梗的!所以,欢迎大家评论私信点梗哟,大家想看什么正正坤坤在一起后甜甜小互动都可以点哒。

 

评论(17)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