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坤廷】嗜睡症《四》

【大家六一快乐呀!为了六一和jbz这章稍微甜了一丢丢真的!】

前文戳tag:
《一》

《二》

《三》

05
就这样吧。

将自己变作很累很累,夜了才可熟睡。

那大抵是最最难熬一个春。明明已经入了回南春,可似乎漫长的冬季,才刚刚开始,四处都冷的怕
人,全然没有春日应有的温润。觑见了夜黑却缄默开口,恰似我半梦半醒间的一个轮回。

睡得愈发深沉,像溺进一片海,周身是漂浮的咸水,蓝的纯粹,又天真又蒙昧。茫然地开始剧烈挣扎,咸腻的水从四面八方涌入我的口鼻,失衡般地,将我推向深处。挣扎不得,诉苦不得。是一面斑驳陆离的镜,恍然而不定的瞥见,这样丑陋不堪的自己,漂浮掠过近乎半载的记忆。

一时竟无法从形同魔咒的恐惧中挣脱,我在不断下坠的失重感里将自己蜷低,平静而绝望的感受泯灭,倒也算是解脱。恍惚间觑见蔡徐坤的脸,忽而有些欣喜,他离得这般近,似乎触手可及,却又虚无缥缈,然然无论远近都同样模糊不清。

却能感受到他的注视,他的冰冷,沉重却抑制,悲痛又盲从,如此矛盾而复杂的情愫。他放任的看着我在水里无力挣扎,淡漠而薄凉;看我百般丑态,痛得不成人形的样子;看我卑微如烂泥,连最后一点矜持也失去,却妄想得到他的怜悯,有点可笑。

也无差,只是更加沉默与寂寥。他忽而动了,伸手拖拽似得,将我全身紧紧箍进怀里,这样用力的姿势令我整个人都近乎贴紧他身上。才惊觉他竟瘦弱无助成这样,只是几个简单的拖拽,他做得极其费力,最后甚至脱力的靠在我肩膀上调整呼吸。我又冷又湿,在他臂弯里颤抖,伶俜听着左侧第三根肋骨不自然的悲鸣,心下一片凄惶,我僵硬着,手脚冰凉,不知所措。

又利又烫,暖热而值得倚靠的怀抱,紧挨着我的冰冷及微弱,触及到不属于我应得的温度,怎敢贪图更多。恒久失温的身体,被温暖厚实的所在珍而重之的拥吻着,不真实的如同一场梦。烫慌了般的,瑟缩着逃走。

我推开他,恍惚间开始剧烈咳嗽,撕心裂肺却无声无息,眩晕的看着掌心的鲜红,炙热的,滚烫的,绝望着,心底一片悲凉。显而易见的慌乱,他张皇上前重新拥住我,桎梏得那般紧,好似我真的是他放在心上百般疼惜之人。那么浓重的情深,我却不敢再坚信。

他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吻着我,吻过我僵直拒绝的臂膀,安抚我所有不安与心慌。温热而霸道,外衣底下他的体温,带着清冽好闻的薄荷香,莫名湿了脸。

他低头轻柔舔舐着我腕上的伤,那么珍视那么热切,被他含过的那块肌肤瘙痒灼热的难耐,却温柔的朦胧。我缓慢蜷低,将自己降到很低很低,卑微的情愫像与生俱来的熟稔,低到尘埃里。手腕的伤大抵结痂了,然然还是疼,却也能终于捱到他的满足。

耳边是谁喑哑的哭,悄无声息。支离破碎的喘息着,生锈的铁风琴拉出形同枯槁般的嘶哑,让人无形遁逃。我目光呆滞的看他张了张嘴,又合上,低沉的‘啊’了几个音,却缄默不提。

那么焦急而无望的呼喊,哑着嗓音一遍一遍在噩梦来临之际唤我的名,瘦若枯槁却想竭力温暖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我低缩起来,再也掩不住,潮水一般的绝望,逐渐蔓过行将就木的少年的心脏,渴求般的,我看向你,哪怕应一句。然而你背过身去,沉默不语。

视线忽而清晰忽而迷离,炽白又迷蒙。世界开始倾塌,将光怪陆离的一切逐渐剥离,分崩离析着呈现它本来的样子,海似在不远处,浪声席卷入耳,如此真切。原来这才是原本的世界,没有我,只有蔡徐坤。我像是这个空间唯一的罪恶,哪儿都容不下,哪儿都不讨喜。这才明白,他真切不舍的哀伤,不过是孩子丢失了心爱的玩具,总能寻得代替品。却仍祈盼自己变成爱侣。

——你爱我吗?

有关于爱,多么奢侈而无望的字眼。蜷缩在一旁,听到自己微弱到近乎湮灭的呼吸,平静问出这一句,竟耗尽全部勇气。我狠狠啮咬自己,那么疼那么冷,分不清受凉的是胃,还是哪里,视线终于获得些许鲜明。

才发觉自己退到了暗礁旁,我在岌岌可危的边缘摇摇欲坠,惶然伸出手想呼救,却忽而弯了腰,嗤笑自己的愚笨天真,到现在还怀揣一丝侥幸,以为他会怜悯同情。我收回了手。

——坤坤,不要放开我,要么,就请放过我。

他面无表情的立在原地,似一尊石头的雕塑,淡漠又疏离,仿佛未曾听到我的话,却伸手,攥紧我的试图退缩的脚步,那么艰难的挽留。

又是另一个天明。

睁开眼,一片刺目的白,和空气中漫出淡淡消毒水味。周围都是倾斜的眩晕的,视线一阵一阵的模糊。手腕上连着输液管,药液太冷,顺着血管流进身体里,整条手臂都失了温。

我仍然活着,只是患上了盲疾,不知是冷水侵入神经引起的还是烟灰残余的渣粒,只得模模糊糊视物,分不清白昼黑夜。却仍然能感觉,手腕上的伤已经被处理妥帖,那么生疏的包扎缠绕,不该是出自某个经验老道的医师手里,反倒像小孩一时兴起的聊以慰藉,笨拙却真情实意。没由来的,我想到了蔡徐坤。视觉不抵用时剩余四感会锐变的格外敏觉,我确信的薄荷香,确信他伸出手,覆在我脸上,温热的掌纹在慢慢在面颊上摩挲而过,意外的莫名温柔。

原来不是梦,原来蔡徐坤真真来过,潜入我的梦,深而刻骨的拥抱过我,那么紧,那么用力的害怕失去。捏得我生疼,却从来没有这么舒服。

可他不见了,一如梦境截然相反的世界,消失的很有仪式感,如将我抛在半湿的梦里。

我在明亮但缺失温度的光线里这样虚脱,茫然无措看着紧闭的大门,甚至已经不能适应窗外冷冽的空气,如怕黑的孩子用力大口呼吸,好似这样就可以摆脱恐惧。我已不再有勇气继续等来一个悲剧的命运,唯有这句空荡但仍喘息的躯壳,如果他想要,我甚至可以跪下祈求他的谅解,即便不接受。可他悄无声息的离去,也连带走了我的所有期冀。

我便逃了出去。拔下针头摸索到了门口,无法适应不能视物的状态,刚刚短暂的步行已经让我耗失了半数力气,不得不贴着墙根滑坐下来大口喘气。才惊觉我只穿了一只鞋,干脆也脱下另一只,赤足踩在凹凸不平的瓷砖上,原来很舒服。只是有点冷。

途中崴了脚,好在一路扶着墙壁走了出来。可逃出来了,去哪儿?没了蔡徐坤,我甚至不知去向何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像这城市里每一条寂寞而穿梭的鱼,缺水的干涸,绝望的在浮世中挣扎。我做了一个梦,却丢了一只鞋,连去哪儿都毫无目的。路灯映照我愈发蹒跚的脚步,我要到那里,去找那一只鞋。真希望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不要今夜,也不要明天。

期冀却平静的拥抱未来,不得不如此。

别来找我,坤坤。

———————————未完待续—————————

祝我们的xwbd @姜碧簪 十八岁生日快乐!

小作文我也写不太来,那就说一下跟簪簪认识这么久以来的心里话吧,逻辑混乱也希望簪簪不要嫌弃了!

第一次跟簪簪认识的时候觉得是一个挺自来熟的女孩子,她有一种很神奇的磁场,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基本上都不怎么容易冷场,然后一直认为簪簪就是那种洒脱不羁的大男孩性格。

深入了解之后发现她也是小女生呐,但她真的很好,从来不把负面情绪带给大家,实在难过到不行才小声吐槽几句,这种反差萌简直可爱到不行!

悄咪咪说一句,簪簪超美的哦!这么美的女孩子当然要被人一直开开心心的宠到大!十八了就阔以合法谈恋爱啦!愿所遇之人皆为良人!

下一棒交给 @Juicy九寻 ,希望大家多多zici我们蛋发九秒赞啦! @劳资牛逼轰轰走路带风  @前面的蛋黄派请等一下

评论(83)

热度(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