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四月是太太的谎言 3】 终极一生的单恋

接过 @琰珏 的仙女棒,下一篇交给 @时栖 ,爱爱她们请不要吝啬小心心小蓝手!你们的喜爱是我们的动力!

 

——八岁那年,抓住一只蝉,以为抓住整个夏天,十八岁那年,吻住你的眼,以为爱情就是永远。

旧梦成空。

 

 

01修仙大陆

 

不用怀疑你的眼睛,这是一个崇尚修仙的世界。

 

朱正廷贵为天音派最为受宠的公子哥,可不单纯因为他是师尊的徒儿,年仅八岁,却突破练气五层,此等上好修仙苗子,更是百年难得一遇。也无外乎向来不理会俗世的天音族,在听到山下某村落一户人家的小儿子年纪轻轻就获得此等成就时,竟重拾老本行,半夜将那户猎农小儿掠去,只留下一纸书信和足够猎户一家衣食无忧的钱财。

 

是的了,别看天音派名字取得甚是好听,该帮派前身也只是一个山上强取豪夺的强盗团呢,烧杀抢掠无所不能。

 

直到某天,山上来了一位极厉害的修仙之人,也就是现在他们一直极为崇敬的师尊,胡诌了一通什么此山头对于修仙之人极其有利,可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而且山上土生土长的野果,正是修仙之人最好的灵果粮食!所以你们就跟着我一起修仙吧,日后出去,天音派必能护你们一方周全。

 

强盗头目一听,嘿以后不用做强盗遗臭万年,摇身一变成为修仙之人还可以名流千古,本就不太灵光的脑袋,在听到那位修仙之人说到“吾乃太乙真人,元始天尊亲传弟子,今偶然下凡渡劫,望借此地修生养性且助各位修仙,若不便吾自当先行,但望诸位考虑,此乃极为划算之交易。”,简而言之就是本仙人要借你这地避避风头,只要你们认我为王,我便落草为寇好好罩着你们,你们日后就是我太乙真人的徒弟,这交易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倒是不知道那强盗头目误解了什么,竟当真认为太乙真人就是能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人,当即感动得热泪盈眶,只差没叩头拜师将一把手之位拱手相让,签订了一堆霸王条款仍不自知。对,那头目虽不擅修仙,但急于投诚认清实时的行为到也令师尊极其赞赏,将来几年里也混得不错,还衔了个天音派掌门来当,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真正大事定夺,还需太乙真人出手,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于是天音派,就顺水推舟的建立了。师尊平日也挺忙,说着什么此地最适宜修仙,但真正待在山上的日子屈指可数,一开始强盗们对他身份还有些许怀疑,但五天后,看到他通身携带修真秘籍与瓶瓶罐罐各式各样的炼丹丸回来,并且他说这只是曾经私藏在外的一小部分时,众人彻底打消了怀疑的念头。

 

好在师尊平日为人宽厚,对他们在身后不甚高明的议论纷纷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其实一群五大三粗的爷们,成天无聊到围成小圈圈讨论师尊来头的画面,十分喜感啦。师尊绝不承认没制止他们讨论,是自己的恶趣味!

 

而天音派此名由来,也是师尊一时恶趣味作祟,说什么,反差萌?好在他们皆是五大三粗的俗人,并不觉天音二字着实女流,到外面还真乐呵的报是天音派弟子。

 

不去下山定时抢掠,安安心心山上修炼的日子,大伙倒也安分过了好一阵。

 

但别看师尊平日温和,那只是未触及他逆鳞时。曾有个柴房小杂役,不过是在师尊身后好奇提了一嘴儿,怎么师尊到山上这般久,也不回元始天尊那儿看看,而那边也不见得人来寻师尊。原是很平常的话,不想师尊骤然发怒,当即将小厮逐出门派,甚至连最低级的法宝练器,都没留给他,相当于彻彻底底的净身出户。

 

自此以后,门派之人都知道元始天尊应是师尊逆鳞,倒收起了混沌心思,静下心修炼,在江湖上也有所小成。

 

但百密终有一疏,朱正廷是唯一知晓师尊秘密之人。

 

所以说,月黑风高夜,早晚会出事的。届时朱正廷已经长到10岁,门派有规矩,10岁是修仙节点,男童需下山历练近一个月,女童需送往专门女修见习处。

 

10岁男童大多生性顽劣,朱正廷也不例外,虽天资聪颖,但毕竟师尊属于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不怎么管事的散修,连带着他座下唯一的徒儿,也并未因为太过出众而每天被训斥的只准修炼,所以朱正廷在山上,还算过了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可终归是见识过世外热闹场面的人,初来山头心里还存了几分好奇之意,但周而复始只能在山里转悠,虽说没人管教他,在这里完全不用为第二天吃不吃得上饭而烦恼吧,但也没有年纪相仿的伴友,刻板又单调。小孩子心性自是呆不住的,小正廷第一次尝到了孤寂的滋味。

 

好容易盼来了一个可以顺理成章下山的机会,小正廷提前一个月就开始旁敲侧击提醒师傅别忘了那天要送他下山,结果那天来时...不负责任的师傅果然,不负众望的忘了。

 

“师傅你又喝酒!”彼时朱正廷还未长成眉眼温润的青葱年少模样,圆滚滚的身子爬上桌都稍显费力,抢个酒杯都常因身体重心不稳,变成个球滚到师傅怀里。

 

“哈哈哈哈哈那是因为正廷你要下山历练,归来时就能替师傅掌管天音派了,师傅高兴啊!”师尊搂了搂怀里沉甸甸的小团子,向来清冷禁欲的脸上第一次显出这般喜形于色的神情。

 

“师傅就这么希望徒儿走?”朱正廷扯了扯师尊垂到胸前的发丝,一时有些气闷。什么嘛,还说独宠我,还说我是山头最棒的崽,结果最欢愉的也是他!全然忘了,分明是自己盼着出山这一实情。

 

“你那是不知道,”师尊突然凑向朱正廷,清浅呼吸伴着酒气,出乎意料的不难闻,反而有点,清冽的瘙痒,小正廷下意识揉了揉鼻子。

 

“其实我压根不是什么太乙真人。”他微醺着摇头晃脑,醉酒时娇憨的毫不设防。

 

小正廷眼睛亮了亮,借伸手虚扶时带出的掌风击晕周身离得稍近的小厮,确认周边再无旁人能探听后,方才换上一副乖巧垂眸尊师重道的模样,但言语间全然没有丝毫恭敬,他略带调侃的问:“你说你不是太乙真人,那你是谁,江洋大盗吗?”这两年每逢醉酒就不P住念叨这句话,但每次都到这便戛然而止,朱正廷初时好奇,如今只剩好气。

 

“诶,你还真别说,我...”

 

突然感受左肩一沉,迟迟得不到回应的朱正廷转头一看,居然...师尊抱着他藕节似的小胳膊睡得正香,还念念有词着“大猪蹄子,好香。”

 

简直,蠢哭了。朱正廷别开脸不忍看他,把我那个出尘不染的师傅还给我!

 

所以,喝酒误事此言绝对不虚。

 

清晨刚蒙蒙亮当师尊想起来昨晚这茬时,立刻忙不迭的将一坨团子打包火速运下山坡。笑话,要是让那群粗老汉知道,当初他说得那些光鲜亮丽的履历都是骗他们的,还不得联合起来逼他下位!不成不成,要趁这秘密越少人知道时,赶快掩埋呀。

 

哦对了,忘了提一嘴,他们的师尊名唤周锐。

 

 

 

02仙骨慧根

下面来介绍一下这个崇尚修仙的世界。

 

世间原理皆来源五行,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此乃五行,亦称五根。测试五根有专门的测灵石,对招徒极有帮助 相对正经的修仙门派基本都有一至两块,天音派不算正派却有两块灵石,也是他们被江湖人所知的原因。而此大陆与旁类大陆最为显致的差别,便是对五根的要求。寻常大陆讲求技多不压身,但一般来言,五根散修极为难得。故而在他们的国度里,三根俱全即为天资聪颖者,但在这不一样,这里的人们经过多年实践经验发现,单根散修永远比多根散修更快进阶,而多根散修者若恰好所获乃相克之根,譬如水火根之类的,大抵修仙之路也就到头了 故而以此推类,单根及相辅相成的双根最为适宜修炼。

 

而在五根中,又以金根最为特殊。物以稀为贵,金根拥有者最少,且同时兼具水土两根的温和性,以柔克刚大抵如此。朱正廷,正是现今大陆上,年龄最小的金根修炼者。

 

所以放任他下山修习且不带些师兄下山保护的行为,师尊及一众弟子还是异常放心的,毕竟,论天音派一众弟子都打不过金根练气五层怎么破?

 

倒是万万想不到,他一个月后是回来了,也带回来了一个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叫什么来着,蔡徐坤?

 

是个与朱正廷完全相反的小男孩。八岁的朱正廷是无忧无虑的,八岁的蔡徐坤是令人怜惜的。

 

朱正廷永远忘不了初识蔡徐坤的场景。

 

不是说每个大魔王出场之际,总会伴着些异动,诸如什么山崩地裂啊,天色异变啊之类的,再逊色些,也至少有些电闪雷鸣的背景音乐,但蔡徐坤显然拿错了剧本。

 

他从远处走近,如瀑墨发无风自舞,身子略显消瘦,虚虚扶着把与自己身形年龄都极为不搭的刀,本是违和的,但握着刀柄的手纤长有力,完全不似一个八岁小孩才有的风骨遒劲。想必是极为爱刀之人,即便外显白袍角沾染上了一圈血迹,刀上仍不显分毫,擦得发亮的刀刃,就着清冷月色映出惨白的光。

 

任谁也无法将这样的他与温和二字联系在一起,但他偏偏是温和的,甚至,是柔软的。

 

他看着他,愉悦的,甚至欣喜的,细长的眼角因愈发显眼的笑意而微微上挑,清冽的眼神愈发炙热,带着些渴求,和一点不知所措的懵懂。

 

温润而湿漉的眼睛,像极了朱正廷在山上呆的那两年,一直跟在身边的大黄,朱正廷心念一动。

 

他费力的将手中长过膝的刀插入刀鞘内,动作吃力而笨拙。帮帮他,去帮帮他。朱正廷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

 

他开口,语调还带着些稚气未脱的童声,本是平平无奇的语气,偏生委屈的令人怜惜:“你愿意带我回家吗?”

 

朱正廷像被蛊惑似得,下意识点了点头,待回过神时,那人已由一丈远晃到了眼前,露出小虎牙笑得正欢。那就,带回去吧,反正做两个人的饭也是做。朱正廷装作烦躁沉思揉了揉自己头发好遮掩住已经烫到通红的耳尖,笑得这么可爱简直犯规QAQ!

 

他稳了稳莫名狂乱的心跳,伸手牵住那只因长时间练刀而有轻微薄茧,他怜惜摩挲着他指关节处的茧,圆润的指尖按得蔡徐坤都忍不住舒服眯起了眼,“好,回家。”他笑道。

 

未曾看见,回眸后一瞬间,蔡徐坤唇角扬起一个略带讥讽的笑意,那才应当是他真正的笑。

 

那是一双狼的眼睛。

 

 

 

03五根散修

不怕魔王会打架,就怕魔王傲娇傻。

 

朱正廷觉得当初带蔡徐坤回家!简直!就是他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你怎么,又去外面打架了!”朱正廷捏着他沾上灰的泥领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本以为把你刀收了你手无寸铁能安生些,想不到你赤手空拳还能battle的欢快是吧!蔡徐坤你长能耐了啊!”

 

朱正廷猛扯了扯蔡徐坤耳朵,“再有下次,就把你锁家里不给出去了!现在,马上把你脏衣服换掉,立刻,洗手,吃饭!”

 

蔡徐坤朝房间走的一路上还听到朱正廷在身后振振有词,“唉我怎么这么命苦,年仅十岁的修仙弟子走上了奶爸道路。”真是,蠢得不行,唇角却第一次泛起一丝暖意弧度。

 

“说吧为什么打架。”朱正廷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放进蔡徐坤蓝碗里。

 

“干嘛给我夹蛋啊,我吃西红柿。”蔡徐坤不满嘟嘴抱怨。

 

“先说为什么!”朱正廷打掉蔡徐坤欲偷渡夹取西红柿的筷子。

 

“还不是跟之前一样,他们说你胖。”蔡徐坤放下筷子无奈耸耸肩。

 

“正经点!”朱正廷心力憔悴。

 

“那,说我大魔王?”蔡徐坤嬉皮笑脸。

 

“说正事!”朱正廷忍无可忍。

 

“你真想听?”他忽的收起惯用笑容,连面无表情都带着淡淡嘲讽。朱正廷这时才惊觉,他不笑时候,眼神阴暗的瘆人。

 

“他们说我没爹没妈,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我是五根全齐的散修,爸妈都不要的杂种还想修仙,还妄想傍上全大陆据说最厉害的少年修仙天才,妄想...”他忽的笑了,若有若无的弧度。“还想接着听吗?少年天才?”

 

“不,不了,别说了。”朱正廷放下筷子,心虚不敢同他对望。

 

他看着朱正廷畏手畏脚的模样,笑得愈发灿烂,“为什么不敢看我?”他凑近他,几乎要以匍匐在地上的姿势逼他同自己对望,“你不是早知道吗?我,五根废材,是不是还得感谢你那晚上趁我睡着拿着试灵石测验之后,依旧高抬贵手的收留了我。”

 

“我...没有。”朱正廷张了张嘴,最后依然选择缄口不言。一切辩解只会让他此刻显得愈发狼狈不堪,他,也的确做了这样的事。

 

他不信任蔡徐坤,一开始就不信任,所以在他说要跟着回家时,最初打的算盘就是看看他目的何在,等了几天没动静时,虽说不能完全松懈,但着实放松了些许戒备。

 

他于是动了想将他拐上山的念头。他想着,拿试灵石测一测,若是单根或双根修仙者,就带着上山吧,无父无母,家世清白,最适宜为自己所用,正好寻上山做个玩伴。若是多根散修,那就此别过吧,毕竟谁也没有必要为对方未来负责,一个月后,他照旧是天音派最受宠的公子哥。

 

可当他看到灵石内交替闪过五条不同颜色的线时,不置可否的犹豫了,甚至连自己都未曾觉察,划过心底的庆幸,是自己都难言难承认的晦涩情绪。

 

毕竟,人活在这世上,

 

谁能没有一点私心。

 

 

 

 

04带回天音

 

可是,蔡徐坤是怎么知道的呢?他怎么能知道呢?他不该知道的,朱正廷有这个自信。

 

“那么...你现在什么想法?愿意跟我回去吗?”朱正廷问得小心翼翼,实则把毕生修为全部凝于一指,准备一旦蔡徐坤说出他真正的情感,那,留不得了。

 

蔡徐坤看着这样的朱正廷,心底愈发凄惶惨淡,面上却镇定自若,大抵,哀莫大于心死。他自嘲笑笑“我早该想到的,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天生五根,并能将事情迅速传开,除了你的影响力,还有谁能做到。”

 

“你将我所有路都堵死,逼到我无路可退,最后不得不按照谣传所言,同你一起进天音派,因为没有门派甚至没有人愿意容纳一个五根连修炼都无法修炼的废人,你届时大可适时伸出手,邀我进天音派,而我,自当把你当成救命恩人般感激。”他合眼靠向椅背“你说你布这么精巧一盘棋,只为了让我与你一同前往天音派,何必。”

 

“我只是,真的很喜欢你,想让你跟我一起啊...”朱正廷软糯开口,伸手紧握住他指尖。他又何尝不知,若按先前计划,他不出手,蔡徐坤也定当有80%的可能性随他走,但是,他要100%的胜率,他赌不起。

 

蔡徐坤眼皮掀了掀,却未睁眼,任由他掌心的汗渍传递进他指尖,半晌方才缓幽开口:“你何曾给过我别的选择。”

 

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前往天音派的一路倒也算安宁,两人心照不宣避开前几日的尴尬,加紧赶路,原本需一天半的里程,他们只用了半天时间就赶到了。

 

一下马车还未稍作休歇,朱正廷就拉着蔡徐坤马不停蹄朝主阁赶。

 

“听说我徒儿又给我带了一个小徒儿?快快快,带来给为师看看。”

 

“师傅,就是他,他叫蔡徐坤,我们俩在这一个月里,关系可好了,他想拜您为师。”朱正廷将蔡徐坤推出去,看到周锐一阵恍神时,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还不快见过师尊!”朱正廷笑着推了推蔡徐坤,右手指甲深嵌进掌心肉,才极力克制住自己忽而翻涌的情绪。

 

“早闻太乙真人大名,弟子蔡徐坤,”蔡徐坤不卑不亢向前作揖,却不下跪行弟子之礼。

 

“你为何不下跪?”

 

“不必了!”周锐慌忙制止,“你长得,颇像我曾经一位故人。”他眼底浮现淡淡怀缅之色。

 

“与师尊故人相像,是徒儿的福气,不过弟子长相随母亲。”依旧不卑不亢的回答。

 

“即是正廷看中的人,苗子定然不会差,你且过来,到灵石旁测一下仙根。”周锐笑着朝他招手。

 

而当五道不同颜色的光闪过时,周锐神色早已十分复杂。

 

“他是五根俱全者?”周锐将朱正廷拉倒一旁小声发问。

 

“是的师傅”朱正廷垂眸低头乖巧作答。

 

“你知道还往门派里招!”此时声音已有微薄怒意。

 

“可师傅您,不也是五根俱全吗?”

 

大殿此时,静悄悄。

你是我终极一生,也得不到的单恋,就如同夏天,不是永远。
 

——————————未完待续——————————

我!拖拖!对不起组织呜呜呜!我保证明天之内绝对码完然后重新编辑!!

评论(66)

热度(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