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Candy Bomb 22:00】露出破绽的小兔叽

【正正0318生日快乐】

梗设定:平常兔子原型不会显现出来,就是后脑勺耳朵上方比旁人多了两个不太显现地鼓起的包,一旦被喜欢的人触碰,五分钟内就会变成原型,直到那人也喜欢上小兔叽,小兔叽才能人形出现在他面前。所以,要好好把自己藏起来呀。

——三月十八,宜嫁娶,宜纳婿,
      宜露出兔耳喜欢你。

蔡徐坤觉得,朱正廷最近好像老是躲着自己。

无论是吃饭,练习,结伴洗澡,甚至录制时位置离近了,都不着痕迹的远离。你说节目录播时逃避还可以拿不是一个组的来假意安慰自己,但一起洗澡!明明!是在刚来那天就约好的啊!如今朱正廷却爽约了不止一次,还连个解释都没有。

其实最初也没想过一起约着洗,只不过蔡徐坤自幼生长在南方,等稍微大一点时,就直接去美国读书了,说实在的,接触到北方这种没独卫的宿舍,有独卫也没热水,要洗澡只能一堆人去大澡堂,机会少之又少。刚来时,他没被那些严酷的甚至苛刻规则吓倒,但着实,被那种连隔间遮羞布都是没有的大澡堂吓得不轻。

人家内心还是个纯情小男生QAQ。


好在当时有朱正廷。大抵身为队长都有着天生敏锐力,看到蔡徐坤拿着衣服在外面徘徊了好几圈,排在她身后被堵了许久的朱正廷终于忍不住发问:“你...不想进去洗澡,怕不是有什么障碍?”朱正廷自认为问得隐晦而私密,人家都这么可怜了,总得给人家保留一些身为男性的自尊不是?


可蔡徐坤一听障碍,下意识就以为朱正廷说的莫不是心里障碍,顿时有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惺惺相惜。他腾出左爪反手握住了朱正廷手腕,抬眼热泪盈盈,满脸就你懂我的神情,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小心翼翼:“你能不能,以后无人时,陪我一起过来?”


顿了片刻,似乎又觉得态度不够诚恳,垂下头时走廊暖橘色光晕洒在头顶,显得神情愈发落寞。“你都知道了我的障碍,那,那就不能不管我!”倒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无赖撒娇。


小兔叽多心软呐,化成了人形倒也改不了兔子生性的纯良,听到这近乎无理的请求时,也就犹豫片刻,想到乐华那六个崽崽两两正好成群,再看了看自己面前低眉垂眸可怜巴巴,明明十分孤寂却硬撑着的人,心瞬间软化了,稀里糊涂的,就签订了那对自己压根不平等的条约。


压根没看见,某只大灰狼,前一秒还故作委屈的小脸儿,后一秒嘴角就扬起了狡黠的笑意,一直刻意夹着的尾巴,此刻竟也微微翘起了一些弧度,对着虚无的空气摇了摇,到像是在讨好。


呐,这只小兔叽,戒备心真低,没我护着怎么行。大灰狼机灵抖了抖耳朵。


“不过...”朱正廷突然伸手拽住了蔡徐坤衣袖,喘息间清俊的脸都染上淡淡红晕“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儿?”声音参杂些许情欲,显得愈发媚意。



“有啊,训练一天都没洗澡,身上肯定一股子汗臭味儿啊。”蔡徐坤自来熟的揽住朱正廷肩膀“走吧走吧趁现在人都没了,进去洗澡了。”


怎么...一靠近他,味道更浓了?朱正廷被刺激得有些晕头转向,不着痕迹的朝旁边避了避。


呼好险兔子小脑袋不够灵光!蔡徐坤迅速压下自己翘起的尾巴时仍心有余悸。怎么忘了,他翘起尾巴时身体散发的求偶信息素,对现在的小兔子来讲,是致命发情剂。


现在,还不是吃掉小兔子的时候呢,尽管再诱人。蔡徐坤舔着唇含笑看着对面那人童心未泯,洗澡还玩水的孩子气,挑眉思考着。再等等,还得养得再久点,让他,再离不开我一点。


不过这样的日子也就持续了几天。某夜向来尽职的搓背小哥,在给蔡徐坤搓背时忽然落荒而逃,蔡徐坤对着空气喊了好几声没人应,关上花洒一转头,对面水开着,衣服挂着,人却没了。


真是没有定力的小家伙。蔡徐坤无奈拔下沾在毛巾上的雪白兔毛,放进口袋小心珍藏。真的是做兔要有始有终,好歹...把背搓完再走啊,不知道食肉动物身上一堆虱子吗!


倒是没想到小东西这么不经吓。自从经历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朱正廷就开始拼命躲着蔡徐坤,搞得蔡徐坤原本以为让小兔子认清自己的内心,就可以真正实施他的吃“兔”计划啦,不曾想竟是将他推得更远。

可是...这样担惊受怕的小兔子,更惹人怜爱,让人想欺负得他满含泪水气鼓鼓,却被揪着尾巴不敢吭声的模样。啊咧,我好坏,他都这么惨了却只想欺负得更过火些,蔡徐坤身体潜在的恶劣因子愈发活咯。这么可爱的小兔子,想蹂躏一辈子。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他主动接近自己。


好在冬天快走啦,而我和你的城市,迎来了第一场初雪。你怕冷,也是兔子那么短的毛如何预防寒冬来袭。却疯狂爱着一切雪白晶莹的事物,正巧今年,不算冷,我还在你身边。


朱正廷自是没理由拒绝一起看雪的邀请,撇开节目组不谈,其实,我也好喜欢你啊,好喜欢初雪跟你在一起呐,小兔子在人间游荡许久,懂得人类所有不言而喻的浪漫。


他也盼着有一日,与自己挚爱之人,携手踏过初雪,肖想着经历过初雪的情侣,都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唯美传言。任凭雪霜落入鬓角,好像这样,就能一路走,到白头。


只要不是真触碰到就没事吧,小兔子心大的想着。反正像蔡徐坤那么没有威慑力的人,被发现的也不会有事的!春情萌动的小兔子对自己选择的伴侣总有超乎寻常的自信。


好想跟蔡徐坤一起看雪啊,朱正廷怅然若失。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冒着即使被发现的危险,都想见一面。

小兔子天生胆小,故而狡兔三窟。可总有一人,能让他放下顾虑,肆意妄为,心甘情愿抹杀所有退路。


这次,他约我,下一年,换我约他吧。压住心底不停泛上的喜悦悸动,朱正廷故作镇定的轻咳一声,“走吧”说着就要拉门出去。


被蔡徐坤又好气又好笑的拽回来,不过这次他到是注意了许多,避开肌肤直接接触,扯着衣服把人拉到身边。


“外面没暖气的呀傻子,加件围巾再出去。”说着解下自己围巾给他仔仔细细套上,速度之快让朱正廷都无法避开。


“好啦走吧”蔡徐坤看了看被自己裹成粽子的朱正廷,满意笑笑。叫钱正昊还敢觊觎我家小兔子?狼都是有领地意识,一定要在属于自己的东西上固执标记属于自己的气息。


朱正廷抿了抿唇,轻轻应了一句“嗯。”压根不是避不开,而是朱正廷,渴望拥有属于他体温的气息。他把脸埋在围巾里,深吸一口气。


仿佛闻到了自己最爱的青草气息。


陷入爱情的人大抵都如此,小兔子也逃不过变得愈发幼稚。比如悄悄跟在他身后,踩着他雪地里脚印沿着路途走都能乐呵好半天;比如偷偷扯扯他衣角,在他回头望时佯装无事地吐吐舌头;再比如,被前面那人笑着突袭抓包时,还能强自镇静的试图转移他注意力:“你看看前面两人,是不是好幼稚。”却惹得身边那人愈发放肆的笑声。


笑笑笑!笑什么呀!朱正廷脸红红准备逃走。


“傻子,我陪你幼稚。”蔡徐坤笑着揉了揉朱正廷后脑勺,正正好触碰到朱正廷隐藏在头发内的兔子耳尖。他指尖薄凉,手心却滚烫,揉捏的手法还极其纯熟,小兔子不受控制的,将头朝他方向又靠近了一些。


好舒服啊,朱正廷满足喟叹一口气,半眯着眼极其享受。却猝不及防,被身体猛烈灼伤感拉回神志,天!他犯了什么低级错误!怎么如此不警觉的被蔡徐坤摸了!他推开他几欲逃走,却没想到这次化形来得这般猛烈,几乎是在他刚推开蔡徐坤时,就感觉到周围事物不受控制的变大,直到...他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八成是被衣服把整个兔身裹起来了,朱正廷沮丧用小爪子拍了拍地上的雪。变成兽身之后,耳朵瞬间灵敏了不少,他都能听到远方来人边跑边问蔡徐坤他去哪儿了,原是打算趁乱逃走的,但一时好奇蔡徐坤怎么回答,他停下在衣服里哼哧哼哧拱来拱去的身体。


蔡徐坤看了几眼躲在衣服里瑟瑟发抖的小身影,眼里尽是漫上来的笑意。他不动声色的朝旁边移了移,角度正好足以挡住那些人看向衣服的视线。他清了清嗓子:“朱正廷?哦他刚刚去厕所了,没事他说叫你们不用等他,继续拍摄就好了。”


朱正廷趴在地上的长耳朵,听到逐渐远离的脚步声,兀自松了口气,还好蔡徐坤没怀疑,不过也是,活人变兔子,连奇幻脚本都不敢这么写。


所以...悄悄在衣服里动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吧,朱正廷微微朝袖子出口挪了挪,短时间之内他已经迅速在脑袋里构思好一条最近的逃出路线。得亏是冬天,棉衣袖子宽大的足以让朱正廷用现在的身体跳出去,再加之现在通身雪白的毛,藏匿在软绵绵的雪堆里正好,到时候再抄个近路回宿舍,半小时时限一过,我朱正廷又是一条好汉!还神不知鬼不觉。


完美的计划!朱正廷简直快自己的机智鼓掌。


他试图缓慢移过去,却不想即使变成了兔子,体积还是在哪儿呀,从蔡徐坤的视觉来看,就是一团小东西在黑色棉衣里不分东西的拱来拱去,真是,宇宙无敌巨可爱了!他蹲下来,饶有趣味的看着朱正廷在衣服里乱窜。


诶!还真被他找到出口了?蔡徐坤看着像找到了出口,迅速朝袖口移动的小兔子,缓缓勾唇,小短腿跑得到还挺快,不过...


蔡徐坤掀起裹住小兔子的衣服,看着他因突然接触阳光而不适的眯了眯眼,干脆在他身边坐下,等着他看清自己那刻的惊慌失措,十分有趣呢。蔡徐坤恶趣味又开始作祟。


果不其然,朱正廷看清蔡徐坤那一刻,第一想法就赶紧跑,却被他逮住兔子尾巴溜不掉,不仅如此,他居然还!伸手轻弹了弹朱正廷粉嫩嫩的小屁股。


粗俗的男人!朱正廷赶忙后腿站立,较长的前爪伸到身后准备挡住小屁股,但也许偶像练习生伙食真的太好,化成人形还不觉得,变成小兔子时,朱正廷明显觉得自己比之前胖了不止一圈,以前轻轻松松可以拍到的小屁屁,现在拼尽全力,也只堪堪遮住一半,还没转头给蔡徐坤甩个挑衅的表情,就因重心不稳摔倒在雪地。


傻正正,兔子哪里斗得过狼。


“摔疼了吧”蔡徐坤心情颇好的挠挠小兔子下巴,却不想,手感好到让人完全停不下来!他干脆把朱正廷抱到怀里,仔细端详。


果然!跟预想的一样可爱!耳蜗上纤细绒毛,靠近时还会害羞抖抖耳朵!是所有兔子都有的,但就他在你眼中最漂亮,不愧是我命中注定的夫婿呢,蔡徐坤安抚性的顺下朱正廷炸起来的毛,无论本体还是人形,都让人沉溺。


哼!不用你假好心。发现在蔡徐坤怀里挣脱几次挣脱,朱正廷干脆背过身不理他。真的是,好心没好报!


“我知道你听得懂”齁完毛之后,蔡徐坤转战开始玩起了兔子的小肉爪,“这样吧正正,我把你抱回宿舍,你陪我一天,我就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怎么样?”


真是个小白眼狼!朱正廷听到这句话,立刻瞪眼怒视着蔡徐坤,奈何这具身体如今交流极其不便,朱正廷泄愤似的拿自己爪爪狠狠拍打蔡徐坤手臂,但这力道,对于蔡徐坤而言,不过一次按摩,他乐得接受。


都说啦,兔子哪里斗得过狼。


朱正廷被蔡徐坤带回宿舍,却发现他床头早已备好一个暖融融的小窝,目测长度正好能放下一个他。


你是不是早有预谋!朱正廷很愤怒!正打算转过身以眼神质问他,却正好吻上了他突然上凑的脸颊,两人俱一愣。还是蔡徐坤先回过神来,他笑着调侃了一句“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没等他继续抗议反驳,就又听到他轻微叹了一声“虽然很舍不得你的小兔子,但来日方长,现在,变回正常人形吧,我们做些令人快乐的事。”


朱正廷不以为然撇撇嘴角,除非你喜欢上我,不然哪里有别的方法恢复人形。接着...十分打脸了。


可能没有比此刻化成人形的朱正廷全身赤裸躺在蔡徐坤床上更让人尴尬的事情啦。朱正廷慌忙扯过被子打算遮掩住自己,却被蔡徐坤毫不犹掀开,紧接着欺身压上来,就着昏暗的灯光,他看不清他的脸,却能听见他胸腔里似因愉悦低笑了一声而产生共鸣。“不用遮”他笑得愈发放肆“反正一会儿都是要脱的。



此处应有肉,留个空我今晚填!



“宝宝,生日快乐。”朱正廷,终于在22岁法定当天,被法定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三月十八,宜嫁娶,宜纳婿,
宜长相厮守,宜形影不离。
宜让大灰狼,吃掉小兔叽。

时间紧任务重请不要在意细节!接下来的仙女棒交给我们最爱的 @大菇冬 ,爱她请为她疯狂打call!

评论(48)

热度(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