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乾坤正道】面具(三)

前文戳tag: (一) (二) 

【这篇绝对是甜甜甜!!!喜欢请留下你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喵喵爱你们!!】

 【喵喵又回归甜文种子选手系列。大噶在看的时候请留意一下唇膏!后面的章节里有惊喜呦。】

 【为了wuli酒酒小可爱 @三更清酒 特地克制了想虐的心,酒酒要快些好起来呐。】

    ——无法遮掩喜欢你。

           不如褪下面具,大大方方爱你。

朱正廷发誓他接住蔡徐坤那下完全是下意识的!!!才不是…才不是想抱他,甚至,想吻他。

好想他啊。朱正廷近乎失神的想着。

若不是前方还有摄像机在持续拍摄,早就恨不得将头埋进他脖颈处,闻闻他身上极淡却极清爽的薄荷香。

蔡徐坤向来不喜欢与别人这般亲昵,可从不抗拒朱正廷近乎信赖的靠近。情到浓时,甚至常伸手轻捏怀中人耳垂,直惹地那人不满嘟囔。“你别老捏我耳朵啦,像,像在逗弄你家小宠物似得。”

可不就像小宠物嘛。蔡徐坤浅笑出声。就像家里养的那只小野猫,软软的,小小的,香香的,偏生还长了双极锋利的爪子。开心的时候,乐得分几个眼神翻出肚皮让你挠,示意伺候好;不开心呐,当下便给上一爪子,才不管你是不是主人。爪子虽锋利,可小猫却不会使,被惹的急眼了,也只懂用利爪下的小肉垫拍几下。野的够味儿,也美的勾人。

可又不尽是小宠物。小野猫哪像他一样呐,褪下乖巧听话的面具后,偶尔使使小性子却极有分寸,让人多想,宠他再无法无天些。不开心时最常做的动作就是撅嘴,有时候明明是他不对,他一撇嘴你什么辙都没了,还能训他不是?宠都来不及。他爱极了他的不设防。

后来蔡徐坤也掌握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一惹他生气,就捏着耳垂凑上吻他。

本意也只是为了封住他那只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儿,可谁想,在朱正廷面前,蔡徐坤连原则都没了,那还剩多少理智。

起初只是觉着那唇颜色真好看,淡淡的,像樱花的粉;后来又看着那唇着实饱满,像水蜜桃似得,轻轻一掐能嫩的出水儿。

原来他卸了口红,比涂抹盛装更好看呐,少了几分媚,多了几缕纯。蔡徐坤不着边际的发散思维,眼睛却未曾离开朱正廷脸上半分。

想咬一口,看他因吃痛而盈满雾气的眸,想看他因被亲吻缠绕而兴奋战栗的身躯,想与他唇齿相依。

甚至,想捏上他不盈一握的腰,想贴近他红的透水的耳垂轻声道“你的腰,细的我想禁锢一辈子。”想看他明明害羞却佯装怒意的样子,光是想着,下体都硬得发疼。

好容易才回过神,蔡徐坤自己到先被这隐秘而晦涩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居然,只单单幻想,都有想发泄的欲望。

他自身的情绪,有惶恐,有尴尬,有喜悦,有渴求,独独...没有忏悔。他从未曾后悔过,放任这个人,走进自己心里,大抵也只有他,能这般触动自己情绪。

朱正廷像也终于被他盯得不自在了,他回头望了一眼站在身后那人,却猝不及防被炙热的眼神看得心肝儿一颤。他赶忙转身,边卸妆边半捂着脸道∶“你干嘛看着我卸妆?觉得我妆前妆后差别很大?”

“没,我,我才没注意那些呢,你...你唇膏什么牌子的?”蔡徐坤颇不自然转移话题,神情间带着些许要被戳穿的羞迥。

“诶,我没涂唇膏啊?”那人又疑惑回头望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倒是就着昏暗的光,将蔡徐坤刻意掩盖的肿大看了仔细。

得,真能忍,硬成这样了还能不扑上来?难道,我对他诱惑力还不够?朱正廷微微眯了眯眼,这通常是他筹谋坏事前的惯性动作。

朱正廷思及此,换了个更加轻松的坐姿,手抵着头撑在卸妆台上,他知晓这样的动作,微微前倾就能露出锁骨,照着昏黄的光,颇有些荼糜的味道,他在勾引他,愿者上钩。

他仰头,轻微的45度角,他知晓自己这个角度最是鲜嫩出尘,精致的下颚搭上他故作不经意舔舐的嘴角,他在试图激起对面的人心里暴虐蹂躏的欲望。

可,这不够,还不够。他知道蔡徐坤有多能忍,但人之所以为人,怎可能无欲无求呢?朱正廷想赌蔡徐坤的欲求,是不是自己。

他微垂眼睑,掩饰他眸中狡黠,他缓缓勾唇,开口问道∶“我没涂唇膏呐,坤坤要不要自己来验下货。”

他将食指放在唇边抹了抹,神色略显惶急,像是极于证明自己并未说谎,却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自己舌尖,手指从唇边划过时还留下了些许若有若无的银丝。

仙子诱你堕入凡间,你心甘情愿。

蔡徐坤咽了咽口水,他眼睛紧盯着食指上的那片湿濡,甚至无暇顾及何时朱正廷对他的称呼已由徐坤转变为坤坤。

真是个呆子!朱正廷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正常人遇到这种时候不是早扑上来了吗!都暗示的那么明显了还看不出来,罢了罢了。

朱正廷忽的直起身,款款走到蔡徐坤面前,不由分说的,将蔡徐坤一直肖想的湿濡抵住他唇珠,笑得极为魅惑,本就微上挑的眼角经此一笑更为勾人。“坤坤尝尝,不就知道有没有唇膏味了?”

可当蔡徐坤真的依言乖乖张嘴含住他指尖时,这下羞赫的人倒变成了朱正廷。他说话气息都带着紊乱“你,你尝过没有就,就放开啊!一直咬着干嘛!”

真不知蔡徐坤从哪儿学来的技巧,也就在刚被魅惑时愣了片刻,随后立即反客为主,不单单只是含着那指尖了,他先以舌尖缓缓的、有律动的吞吐着指尖,待到面前那人着实因兴奋而浑身战栗后,恶意的用门牙咬了咬指尖最敏感那处,果不其然听见面前那人一阵惊呼。

唔,还是太羞涩了呀。蔡徐坤在嘴里指尖被抽走的时候如是想。

他抬眼想看看朱正廷现在的反应,却意外看见他欲瞒着自己,将沾染上自己唾液的指尖往嘴里送……

该死!无意识的撩人最为致命!!蔡徐坤只觉自己腹腔燃着一团火,身体比意识更先做出反应,他想吻他!

可是……怎么真正亲起他小嘴儿的时候,还没指尖那少许唾液甜?反倒透着一股子铁锈味儿?

待蔡徐坤意犹未尽却被朱正廷咬了一口而不得不松口之后,就着屋内昏暗的灯,他看到朱正廷下嘴唇居然裂开了一个口子,而那个方向,好像正是他当时情绪激动一嘴啃上去的方向。我就说一开始亲上去怎么一股子血腥味,蔡徐坤心里想着。

不对啊,接吻前是没有的啊,难道是我弄的?

天哪…蔡徐坤心里战栗,我居然,把正正…

啃,啃破皮了?!

                    【未完待续】

我我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卡肉的,呜呜呜喵喵今晚真的肝儿不动了,明天上肉,大肉!【一本正经脸】

 晚安好梦啦(。・ω・。)ノ♡

 

 

评论(11)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