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皇权富贵】你是我的弟(二)

前文戳tag:(一)

【敲重点!!德国骨科德国骨科德国骨科!!不适应该设定的小可爱请避雷。】

 

【下章高h,敬请期待哟。】


——你是我的弟,我‘弟’想上你。

范丞丞,你真恶心,居然对自己的亲弟弟,产生了欲。

他看向自己欲望作恶的根源。若是晨勃,等了近15分钟,早该消肿。应该意识到的,多年以来超乎兄弟情义累积的疼惜,是爱非欲。深入骨髓的血缘,最是亲近,也最为致命。

也不是没有挣扎过。

起初范丞丞也曾怀疑过,或许是因为自己性向不正常,而弟弟又是他从小到大最亲近甚至见过最漂亮的男孩子,才产生了那般龌龊的想法。

也不是没有妄想过。

他几乎寻遍了所有方法。他开始尝试着跟男生交往,可每当对方跟他有丝毫肢体上的触碰,他都克制不住胃酸翻涌的感觉。但之前的整整十五年,是每夜都自家弟弟相拥而眠。甚至由于初中军训必须睡基地而被迫与弟弟分开的那几个夜,夜夜无眠。自此再没住过校。

也不是不想放弃过。

青春期的男孩身体总是躁动的,就算脑子里未曾幻想过旖旎情色的画面,每晚依旧会做着那些不受控制的梦,心醉神迷,令人沉溺。只是,他一直性幻想的对象,是他弟弟。

很崩溃的吧,看着与自己八分相似的脸上布满情潮,嗓子眼儿被艹到嘶哑的喊着不要,但身体却自发缠上感受被塞满的美好……这些梦,他做的近乎麻木。麻木到,甚至能面不改色的清晨起床清理每夜残留在内裤上的污秽物。

在饱受道德折磨与伦理界限的边缘崩溃地要疯,却渴求享受,是绝望到极致都不肯戒掉的妄想。

最绝望之时,他甚至祈盼过自己就是那般淫荡的身子。看着谁都能硬,想着谁都能发情,他盼自己是。那样…是不是对着弟弟,也只是他正常的身体反应,无关爱意。

可他连接触其他男生都做不到,谈何幻想的对象。他想到了看片。可少年毕竟是个雏儿,在没有性冲动前连片儿都没看过,也压根不晓,视频与耳机是绝配。

视频是盗版故而声音会忽大忽小,书房里卧室很近,门向来不喜挂锁,你一直心神不宁,你脱得一丝不挂。一切,都暗含着被发现的危机。

其实当时你也想吧,被他发现就发现了。想让他陪你沉沦情欲,想让他也体味这种折磨,想让他,伴你或生或死。

隐秘而晦暗的念想,盛开在一个个禁忌而不伦的夜。你想要他,念成顽疾。

说来可笑,看着视频中的两人抵死纠缠了半小时你没有丝毫要勃起的迹象,却在听到门口突然加快的熟悉脚步声,硬的发疼。想要他……也只要他。

是终于认清而无力挣扎的情感,你甚至开始期待着,他看到的反应,你希冀着,深陷泥潭的哀求着救赎,他是你的光。

但连光都暗了,你能,到此为止吗?

他说:哥哥,你是gay?真恶心。平静却疑惑的语气,是正常兄弟间的责问,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你眼中的光也熄了,余留下几夜无眠而愈发浓烈的血丝。

他待你如兄,你视他如命。这是你错的根本。

当时脑子混沌不清,你几夜未曾合眼就是怕持续意淫着弟弟。可是,你能承受所有人的谩骂与指责,他失望的眼神一瞟,你心都塌了。

你听到自己声音饱含怒意与惊惧: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他发火,说完都不敢看他不可置信的神情,捧着衣服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也没穿上衣服,他背抵着墙壁缓缓滑下,打开冷水的阀,掩面,泣不成声。

傻富贵,哥哥最恶心的行为从来都不是哥哥是同性恋,哥哥对你的感情,才最恶心。疼到剜心仍不舍放弃,能毁了你。

无法挣扎的,自甘堕落着。

后来便自然而然的疏离起来。Justin也是从小到大被惯坏的主,对其他人都能谦和有礼,对自家哥哥到还残留几分孩子气的娇纵,颇有些得理不饶人的味道。

本来就是哥哥先凶的我,反正最后哥哥早晚得回来哄好我,我才不先对未经他同意就擅自进他房间道歉呢!小贾还满怀期待的等着哥哥回来找他,谁曾想,这一等,就是三年。

范丞丞升上高中后就自主选择了住宿,这三年除了必要节假日,他几乎从未回过家。回了家也将自己锁在房间,尽量避免与Justin的一切接触。

你看,足够长的时间总能改变一个人的习惯,他现在就算不抱着Justin睡觉,每晚照旧睡的安稳,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可真放下了吗?骗不了自己的。

他苦笑着捏上揣在怀里的软布。要是,这个被自家弟弟发现了,就该觉得不是恶心,而是变态了吧。

他扯出那条软布,手中赫然是一块因长时间的摩挲而面目全非的内裤。
                                           【未完待续】

评论(3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