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乾坤正道】面具(一)

【2128,偶练背景,伪现实,脑洞源于上周五的节目,时间晚了但请相信泥萌的喵喵真的很认真在码字!就是春节有些忙现在才出第一章OTZ。】
【小甜饼小甜饼小甜饼!跪求大嘎不要因为开头是虐就弃!唔,不过想看虐的小仙女可以私聊我,来个双结局。】
【喜欢请留下您的小心心,留下评论的小仙女都是好人!!!】

——所谓爱情,不过是用相安无事来粉饰太平,各取所需。

朱正廷一直觉得,或许他们俩之间最好的相处方法,一个逢场作戏,一个装聋作哑。

已经……冷战将近一周了啊。也不是没听过那个道理,先爱上的人注定伤的最深。可终究,心里还是存了几分奢望。以为自己圣母般的容忍迁就终究能在那人心底留下几分不同,但,你如何教会一个没有心的人学着去爱。

朱正廷知晓他喜欢的是他的乖巧,可这并不包括妻子听到丈夫亲口对她说要出轨却仍笑脸相迎。

早该分手了,他想,就是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一直不同意。明明,一直嫌弃是负担,明明,也没多喜欢,分开对大家大家都好,怎么就是不放手呢,百思不得其解。

他只得把这归结于男人的劣根性和占有欲,被甩终归还是不甘心的。毕竟排除不可能因素再剩下的结果,是他想也不敢再想的可能。

蔡徐坤这一周也很不好受。

当初在一起也着实巧合,朱正廷喜欢他,他也恰好喜欢很乖很听话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朱正廷符合他的所有臆想,自然,也就愿意多花些心思逗弄他。也没多喜欢,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什么都是能用来交换以求得更大利益的,包括感情。

可现在,朱正廷很不听话。不过是配合节目演一出戏,节目需要他的热度,他需要节目的力捧,仅此而已。他甚至还因为想到了毕竟朱正廷才是他的爱人,提前还跟他打了招呼。

“我要和王子异炒cp,你配合配合。”台下撕开伪装的蔡徐坤,冷漠地近乎无情。

哈,多么搞笑的一句话。绕是早就知晓他为人的朱正廷,听到这般理直气壮的一句话,仍不免被气笑:“你让我配合,我怎么配合?”

嗯,果然就是乖。蔡徐坤满意地看向他,喋喋不休的开始讲述自己的要求:“其实也不用你做什么,就是到时候颜值担当我会选王子异,他也会反选我,你就是千万别选我,选谁都好,反正我们的cp不能炒,节目组的意思。”蔡徐坤伸着指头慢慢细数,丝毫未曾注意到身旁那人的笑容,像暗夜盛放的罂粟,孤寂,美丽,致命,却绝望。

待他终于讲完抬头时,倒一下子被这样的朱正廷震住了。他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笑,带着摄人心魄的魅惑,微微启唇,眼波流转,自带风情。明明是极度诱人的笑,蔡徐坤却硬是从中读出了一丝解脱。解脱吗?为什么?

他看着朱正廷朝他缓缓倾身,头抵着他肩,呼吸吐呐时的温热气体对着他脖颈处的主动脉。

是挺危险的姿势呢,蔡徐坤不着边际的想着。人脖颈处的动脉最为脆弱,只要对着跳动处,轻轻一咬,是瞬间就会丧命的姿势。蔡徐坤自认是戒备心极强的人,却在朱正廷靠过来的刹那身体自动放弃了抵触。到着实是新奇的感觉,能对一个人的靠近毫无防备。蔡徐坤颇有些玩味的盯着朱正廷头上不显眼的漩。

朱正廷头埋在蔡徐坤颈间,轻笑了一声,忽而露出虎牙的尖端猛力朝蔡徐坤的肩胛骨处咬下,他撕咬的极其狠厉,深可见骨。

蔡徐坤吃痛的呼了一声,倒也没躲,只是着实吃了一惊,怎么向来乖巧的小猫,倒也会无缘无故发起脾气,唔,有趣有趣。他指尖插入他发中,拍了拍示意安抚。

蔡徐坤身上肤色较浅,呈一种病态的苍白,而干他们这行的,脸蛋身材都是老天赏来混饭吃的,是需要好好保护珍惜的东西,蔡徐坤尤其。他一直有点追求完美的强迫症,至少在舞台上,在呈现给众人看的时候,他不喜欢有丝毫失误。而他跳的舞总会在不经意间袒露大片肌肤,因而他对他身上这些皮肤,也宝贝的很。

朱正廷不是不知道他的逆鳞,他在赌,赌蔡徐坤会推开他,继而发怒的诘问他,他才好顺理成章的提出分手。可他没有,他甚至伸出手来安抚,眼里还带着让人读不懂的宠溺,当初就是这双眼睛,让朱正廷曾以为那是无上的深情。可惜,那是面具。

对令人清奇的玩具,人们向来总多了几分耐心和纵容。蔡徐坤也不例外。

朱正廷避开了他的眼睛。不能再心软了,他想,当断则断。

朱正廷松开了口,不着痕迹的避开蔡徐坤再度落下的手,抬头时,唇角的血迹还未干,他不甚在意地将血舔舐口中,声音轻柔宛如情人间的呢喃,脱出口的每个词却字字诛心。

他说:即使我不同意,我也知道你并不会因为我的意愿而改变你的作风。

他说:蔡徐坤,我不求你爱我,但请你尊重,至少尊重当时你还属于我,尊重这份感情。可你没有。

他说:蔡徐坤,这是我分手的理由。别让彼此最后都太难堪。

“所以…你咬我一口,就是为了试图激怒我,好让我同意跟你分手?”蔡徐坤伸手轻柔抚了抚因朱正廷留下的痕迹,唇角勾起一个暧昧不清的弧度。

朱正廷这下到真怔然了,他原本咬的一口只是单纯出于私心想泄愤,就算表面装得再镇定自若,谁心里听到自己男朋友要跟别人炒cp会开心嘛。没想到竟会被他这样过度解读。

“你于我而言还没有费尽心思惹怒的必要”他顿了顿,继而疑惑的问:“不过你这话什么意思,不同意分手?!”

“唔,是的。”蔡徐坤笑得像偷了腥的猫。

朱正廷这下彻底无奈了。怎么脸皮这么厚,话讲的这么明白了还装听不懂。他拒绝再与蔡徐坤交谈,转身要走。

别为他人学卑微,先让自己变无畏。离开的那刻,朱正廷背总挺得很直,很洒脱。
                  【未完待续】

评论(29)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