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关于重逢(特别注意番外篇)

前文戳tag:(一) (二) (三) (四) (完) (番外一)

【与正文无关的番外,感谢小可爱 @四月肆. 的点梗  】

【先虐后甜】

 

——该是多狠的心,才能在离开的整整七年里毫无音讯,连带记忆,都撇的一干二净。

                                                                       (一)

“别再喝了!” 王子异冲上前一把夺下蔡徐坤手握的酒。

“你管我!”被夺下酒瓶的蔡徐坤仿佛有一瞬间的神智清明,继而愈发凶狠的推搡着面前的人,一下扑了个空,反倒自己被反弹的作用力摔倒了地上。索性,也就不起了。

“王子异你看,那几颗星星连起来的字像不像‘正’?”他伸出手,近乎眷恋的抚摸着压根不存在的轨迹,“正正,我的。”他分明在笑,眼里的光随着指尖描绘愈发浓亮,可看在王子异眼里,却无端阴寒。

他像回到了七年前,沉默,死寂,行尸走肉,却疯癫。

王子异想,他必然也是看到了他们一直极力隐瞒不让他知晓的新闻了。

朱正廷和他的Justin携乐华全体练习生回国发展,并预计将加盟综艺“客栈”体验人生。

他的……Justin,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蔡徐坤隐忍七年不发的情绪,也终是找到了宣泄口。

所有人都以为他痊愈了,毕竟漫长的时间足以疗伤,所有人都以为他放下了,就连一直与他朝夕相对的王子异,都以为他不爱了。可他没想到,原来真有种感情,叫日久弥新。

不过总算是回来了,不是吗?蔡徐坤想着乐华官博放出的男团回国的消息,唇角泛起一丝病态苍白的笑意。

朱正廷走后的那半年里,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他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闭门不出。唯有每周送饭的王子异能窥之一二。他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孤寂,沉痛,皮可见骨。

旁人骂也骂过,劝也劝过,可他像是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油盐不进,自顾自的活在自己世界。直到有一次,他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当场昏迷,至此,王子异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一面迅速的将蔡徐坤送进医院,一面火急火燎的打通了远在重洋的那人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伴着电流传来的,是那人略带焦灼的声音:“子异,是坤坤出什么事儿了吗?!”

“蔡徐坤他……”一张口才发觉自己声音那般喑哑“他快撑不住了,你要不回来吧,看看他也好”或者,让他看看你也行。

“我不能回去,”那头声音哽咽着“都走到这一步了,怎么能放弃呢?!我不能……不能看着他的梦想毁了啊!!”

那边抽噎着,但又很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听着子异,你这样跟他讲,你就说让他看看他自己现在这颓废的样,就算我回来了,看他这样儿还会喜欢他吗?”

“你让他振作,把我说的多贪慕虚荣,他对我多失望都可以,只要他好好的。”

“他值得更高更远的舞台,我不能,成为他顾虑的软肋,让他恨我吧,求你了,子异。”

是要忍着多大的痛彻心扉,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连一直默默喜欢蔡徐坤的王子异,此刻都忍不住敬佩这样的他。

朱正廷是蔡徐坤的唯一软肋。

果然……还是他最懂他。王子异合上手机,无奈苦笑。他们之间,一直是旁人无法插足的默契,跨越945公里的距离,隔山越海的懂你。

他忽然想起了朱正廷在临走前对他说的一席话,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却第一次因为另一个人,泣不成声。

他向他低头,朝他鞠躬。

“我知道你喜欢他。”声音开始哽咽。

“我要走了。”

“求你,照顾好他。”再抬头,已是泪流满面。

蔡徐坤又何尝不是朱正廷的唯一软肋。

待蔡徐坤醒后,王子异近乎机械的重复了一遍朱正廷的话。果然,蔡徐坤第一次没打断他近乎说教式的诘问,王子异知道他听进去了。

那也是他第一次看到蔡徐坤哭了,没有一点声音,就看着水渍在被单晕染,可是眼神,放空的近乎绝望。

良久,他抬起头,笑着说“如他所愿。”

从出院之后,他甚至连一天的休息时间都没给过自己,积极配合公司进行各种宣传,唱歌跳舞荒废了近半年,上舞台的时候仍与之前别无二致。他天生就是该吃这碗饭的人啊,众人歆羡的想着。

只是,他不会笑了。他只会扯动嘴角,却笑不出了。

他伪装的很好,好到,让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朱正廷于他,多不同。

这七年他每晚都做同样的梦,梦到朱正廷在那天对他说的话,每个叹息,他都记得清。

他说,蔡徐坤,不要这样。

他说,蔡徐坤,我不值得。

他说,蔡徐坤,你明明都知道的,我是乐华的队长,你是个人联系生,我们唯一有交集的也不过是这短短的节目出道组,曲终,人自该散了。

他说,蔡徐坤,我也想赢。

你看,当初再怎么海誓山盟的谈爱情,如今说分开,亦能很绝情。

所以,你还在留恋什么呢?蔡徐坤。

时间给了你七年教你忘记,你却仍固执把回忆留在心底,磨得生疼都不肯放弃的感情。

第一年的时候他想啊,要是那个男人敢回来,他保证不打死他,让他还敢提分手。

第二年的时候他想啊,就算他回来,他也不要原谅他,让他也好好尝尝这种心如刀绞的滋味。

第三年的时候他想啊,他怎么舍得晾着他呢,只要他肯回来,他丝毫不过问当初为什么分手的真正原因,只要他回来。

于是他等过第四年,挨过第五年。

第六年的时候他想啊,他不回来也没关系,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他整整六年都没换过号码,就是怕他打来找不到他。

第七年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想了。

山不来寻我,我便去找山,他甚至买好了去韩国的机票。

后来,朱正廷终于回来了,连同……他的Justin。

                    【未完待续】

先跟各位一直在等番外的小可爱们说声抱歉啊,原本想今晚更完的,可是由于明天要回老家,所以今晚没法儿熬夜码字了,但是明天!番外的全篇就会出来的,相信我只虐两章,他们见面就会甜了,我是亲妈!!!

另望大家在回家的途中注意安全,起落平安。

 

评论(12)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