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懒喵

像一场经年而生的钟情 像占有欲
小号只嗑【乾坤正道】

特别注意(四)

前文戳tag:(一) (二) (三) (番外)

【小甜饼,喜欢请留下小心心,么么啾~】     

【欢迎大家评论私信点梗或者来找我玩儿啊~】 

 

——我生性冷冷清清,独对你有求有欲。


“我爱你,想上你,正正你许不许?”


朱正廷特别懵,一整晚都特别懵。


事情……是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先是被蔡徐坤不由分说的拉出了宿舍,说什么带他出去散散心,继而翻墙,嗯,是的,为避开在门口守着的保安们,万年好学生朱正廷第一次利用自己大长腿的优势翻了墙……


蔡徐坤美其名曰“逃出基地”,拎着自己压箱底的为数不多的私房钱,欢欢喜喜的带着自家小媳妇儿出去吃夜宵,到着实像极了新年拿到红包的小竹马,跑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青梅家,别扭却狂拽的分享着自己贮藏已久的小金库。


竹马和青梅呐,朱正廷捂了捂自己愈渐升温的面颊。


深夜的街市总异常喧嚣而拥挤。朱正廷盯着自己面前明明还略矮半个头,却偏偏努力为身后人儿开辟一方静地的神情,只觉暖流直达心底。在喧嚣而浮躁的世间,有那样一个人挡在你面前,用一己之力为你挡风遮雨,该有多来之不易的三生有幸。


他想,他怕是真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爱情。


可当蔡徐坤终于挤出人潮,捧着战利品回来的时候,朱正廷是真愣住了。


“这是!”他下意识惊到。


“快尝尝看,看看正不正宗”蔡徐坤边涮着筷子,边笑着朝他眨了眨眼“老板是安徽芜湖人。”


大抵人都有些近乡情怯,因为一直在韩国接受训练,朱正廷将近有两三年没回过老家,如今看着桌上放着的两碗虾籽面和一碟煮干丝,却迟迟有些下不去筷。


“怎么了,是没胃口吗?”蔡徐坤刚擦完自己这边的桌子,正准备挨着朱正廷坐下时,却看他低着头神情颇为复杂。


“没什么?”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朱正廷迅速的挑了一大筷子往嘴里送。对能在外乡吃到多正宗的安徽美食本不太抱有期待,却在尝到第一根面条的时候迅速打脸。


“这味道超赞,你怎么找到的!”嘴里虽然含着东西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可连话但不用听清,单凭朱正廷突然亮起来的眼睛,蔡徐坤就知道他此刻很满意。


蔡徐坤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继而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喜欢就多吃点。”他含笑说到,从自己的碗里又挑了一下过去。


我的仙子,他坐的离我触手可及,在升着渺渺炊烟的夜里吃着东西。我多了几分尘埃落定的安心,他食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酒饱饭足后,蔡徐坤揽着朱正廷往回走,走着走着却突然想到了今天最主要的目的。


“正正你想要C位吗?”他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倒是没有看见朱正廷霎时间闪过一丝尴尬的面容。


“唔,正正你要C位可以跟我说的啊,我又不跟你争,反正都是一家人嘛,老公老婆谁站C位都OK哒。”他微微思索一下,又说“不过正正,你是真的反常,我想知道。”他收起了惯有的调笑不老实,第一次略带认真的问到。


朱正廷看着面前这张突然间严肃认真的脸,只是眼里尽是藏不住的担忧,他心软的一塌糊涂。丢脸就丢脸吧,让他知道自己吃醋就知道吧,反正更丢脸的时候他都见过了。他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


“你为什么第一个选择王子异?”少年的声音闷闷的,只是头发后露出的一点耳尖通红,泄露了他此刻羞怯紧张的心情。


“啊?”这下没反应过来的倒成了蔡徐坤。


“王子异!你为什么选择王子异,为什么最后才选我,为什么都不看我。”抱怨的语气到最后竟成了撒娇。


“我我我我老是看着你我也害羞啊”眼前的少年满脸通红的打断朱正廷。“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多漂亮,像仙子一样,我,我不敢一直看着你啊。”怕吓坏了你,怕让你知道我对你存了多少不该有的心思,在每个漆黑如墨的夜里,愈渐浓烈。


“不过正正,我好开心啊”蔡徐坤突然向前,虔诚吻住了朱正廷眼角,是极度温柔的吻,克制又怜惜“我好开心,你会为我吃醋,你的情绪因我起伏。”刚开始原本只是想表达自己有多高兴,不想越吻,越沉沦。


少年的情欲来的猛烈又汹涌,到后来竟有些隐隐刹不住车的趋势,他不想回头。


“正正,你愿意给我吗?”他轻舔着他耳垂,留下了一串暧昧的痕迹。


“嗯。”带着微不可闻的羞涩。


这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LOFTER河蟹的链接,看到都是有缘人~~~


所以,他们这样,算是在一起了吧?朱正廷在被折腾的快昏过去的那一刻,迷迷糊糊的想。


在一起了,真好。

                    【未完待续】

 

坐等今晚蒸煮的合体即撒糖!!!

 

评论(22)

热度(211)